龟头撞进宫颈进入子宫,婚礼父亲插儿媳

2020-08-06 23:09:2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949

二、实际上,在白末到来之后,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原本睡觉的时候,朱雀是住在客房,小黑变回小黑猫的形态挤在白羽床上。然而白末来了之后,客房只能让给她。之前想要和白羽小黑一起睡觉的朱雀终于看到了时机,强烈主张两人一猫睡在一起。

龟头撞进宫颈进入子宫但这又出现了分歧,如果朱雀以人形存在(毕竟那只鸟太大了!),小黑也想以人形入睡。然而白羽的床本身就是个单人床,两个人都挤不下更何况三个人。而且,白羽也不可能同意的。所以最后的协商结果,或者说受迫于白羽施加的压力,最终在主卧的屋中又加了一个大床,可以让朱雀和小黑两个人以人形睡在上面,而白羽还是睡自己的小床。为了说服一猫一鸟,白羽可谓费尽力气,甚至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两人,不免会觉得自己真的有了这么两个可爱的妻子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快乐的妻管严呢。虽然过程艰辛,如何分配床位事情最终解决了。

婚礼父亲插儿媳再后来,便是白羽的天命耗尽,小黑舍弃自身换了他三年天命的延续。在那之后,白羽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被朱雀狠狠地批了一顿,弄得白末都忍不住提他道歉。小黑虽然很是担心,但也没有护着他,毕竟禁术可不是说永久用的,在知道了白羽为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后,虽然有些生气他的武断,但小黑的内心其实也有一点开心。

在这之后,白羽很不放心的拉着小黑反复检查。然而,无论是灵力还是传承,甚至是记忆都没有丝毫漏洞,天命虽不是说完好无损,但与小黑第一次使用同命术之前相差无几。但是白羽和朱雀无论怎样回溯,也无法在无尽的记忆之海中打捞到任何关于“九命猫”这个传承的蛛丝马迹。

“就算‘九命猫’的传承是真的,那小黑听到的声音又是谁?”白羽提出了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只可能是比我们更高位的存在,不然怎么可能与天命归零的小黑说话。”

“神……咯?说实话,我是无神论者。”

“哈?你什么时候变成无神论者了。不,首先,你都没法解释‘神格’为何会存在吧?”

“关于这个我有一定推测,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就算有神的存在,‘九命猫’是那么高位的传承?竟然能听到‘神’的声音?”

“嘛,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好了,白羽,你在这想破脑袋也没用。比起查明这件事,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朱雀露出温和的笑容,赤色的眼眸忽闪着,向白羽传递了一个暗示,眼神的落处正是刚刚回来不久的小黑。

“你说的没错,不用管它是什么。”白羽走上前,将小黑紧紧的抱住:“谢谢你,还有,欢迎回家,小黑。”

————

“关于婚礼的细节就由我来设计吧,就当给你们个惊喜。”

“诶?亲爱的你还会设计婚礼?啊痛……”

“别这么叫我,牙疼,”毫不留情的弹了朱雀的脑壳一下,白羽继续说道:“好歹我在大学选修过相关艺术类选修课,安心。”

此时的几人,正在商讨何时前往异界的事情。然而,朱雀受到自身神格所限,不可能陪着白羽一直前往异界,而现在对面守备森严,反复穿越世界肯定会被察觉,因此,虽然很对不住朱雀,但她不得不留在这边履行自己的使命。

也正是如此,朱雀提出来,让她留守可以,但希望在他们走之前,和白羽举行一场婚礼,交换属于他们爱人的誓约。白羽同意了,最终他们商讨的结论就是,小黑也一同加入,三个人一同举行仪式。

关于仪式的时间,白羽敲定在11月22日,因为12月1日的星位,特别适合异界穿越门的开启,可以尽可能降低其被察觉的概率。而22日的星位又处在惑之界与悦之界之间,是那段最适合进行契约的日子。关于星位的事情,以后再做介绍,总之,最终他们决定在22日举行仪式。

那么,仪式感一定要做足,这是白羽的坚持。使用灵矢传递请柬这件事,就是白羽一手策划的,虽然被嫌弃了一番做法老旧,明明发个短信就能解决的问题。然而白羽说必须拿着请柬入场,这些流程都得走全,弄得小黑和朱雀一阵叹息。

实际上,仪式的准备基本交由白羽来,而这个准备只能占用一小部分时间。对几人来说,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为异界之行做准备。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首先,小黑必须学习更多的术式,隐匿、飞行、防御、治愈等术式都需要练习,而且还有更重要的,那便是战斗的技巧。这是必须通过实战经验来得到的。虽然白羽一开始本是不想让小黑学习这些,然而朱雀强烈要求,而小黑也不想拖累白羽,因而说定每天和小黑进行战斗的模拟。

而朱雀那边也没有闲着,也在与白末进行战斗的模拟。一方面是帮助白末进行恢复训练,另一方面,朱雀也想知道白末的具体实力,毕竟到了异界之后,白末会作为白羽和小黑的伙伴一同战斗。

其实在之前的时候,朱雀也考虑过白末的心情,她知道这种事情,白羽肯定不会考虑,也不能交给小黑。因此,她很早之前便与白末谈过。究竟现在的白末对白羽究竟是什么想法,这个问题,便由朱雀提了出来。

“或许还有好感吧,我确实感激他,也抱有愧疚。”白末的神情,就像几年之前,刚刚来到这里时那样,沉默而带着沉重的忧伤、不、应该说是悲痛吧。“如果我真的无法舍弃感情,上一次,我就不会离开了,现在也是一样。”

“我明白了。”

————

对战训练的同时,几人也在斟酌在异界的行程计划。白羽前往异界的目的,是为了利用自己的一半属于异界黑龙的神格,加上白龙的神格,对自己受损的天命进行修复。而小黑则是作为战力也是伴侣,与白羽一同前往。

但现在的异界,原本黑白龙的神格早已被消磨殆尽,因此还必须解决异界目前的困境。目前的异界,大帝国的皇帝几乎掌握了整个世界的力量,其模拟神格早已超过了曾经巅峰的黑白龙。想要正常恢复龙之神格,首先要做的就是恢复龙之眷属的势力,来与帝国分庭抗礼。

因此,战斗之余的空闲,便由白末来向几人讲解异界目前的形势,以及必须掌握的知识。包括地理知识、人文社会习俗、术式基础等知识。所幸术式方面白羽之前已经做过一定的解析,因而把这个世界的术式复刻到另一边也并非难事,但工作量确实庞大,到后来小黑学会了竖式的编纂和解析之后,一同参与工作,才把必须的近百个术式改写完成。

对于异界潜入来说,地理人文的知识是必须的。然而相关知识可是废了不少力气,不擅长背诵的小黑无奈之下,只能听从朱雀的建议,只记住最必须的几点尝试,剩下的就假装是一个傻媳妇,全权交给白羽和白末处理。

随着各种准备的继续,契约仪式——也就是婚礼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

“嗯,食物已经拜托锁阳了,专用术式也准备完成,还有……戒指”白羽从摸索出一个小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两个银白色指环,然而稍稍观察其灵力的传导性能也可以发现,这是由极为罕见的金属制作的,妖灵界称之为星金,因为这种金属最常见于陨石之上。实际上通过白羽的解析,这就是一定比例配比而成的铱铼合金。

再次拿出一枚来进行测试,灵力传导、阻隔率、耐热性能、打磨的舒适性。一项一项又测试了一遍之后,白羽明白星金确实是合理的灵力发动导体,只可惜太过难得,做出这两枚指环已经是极限了。

“到时候客人恐怕会很多,餐具和桌椅也拜托锁阳准备吧,院子估计不够大,还好附近都是空地,就露天安置桌椅吧。”白羽思索着仪式的细节

“不早了,该休息了、老公~”

把白羽从思绪中拉回的,是推门而入的朱雀,小黑也跟在后面。

“不许这么叫我。”白羽伸手作势要弹朱雀的脑壳,吓得朱雀闭上眼睛一缩。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朱雀正要疑惑的睁开眼,预料之外的柔软印到了她的嘴唇之上。

“喵呜……”小黑轻叫了一声,白羽明白她的意思,也上前轻轻亲了小黑一下。

“好了好了,休息吧,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

“嘿嘿,今天可以挤到你的床上去吗?”

“不行。”白羽冷漠地拒绝。

然而第二天一早,等他醒来的时候,本就很小的床上挤满了三个人,挤的白羽喘不过气来。当然,小黑和朱雀这个清晨并没有睡好,毕竟弹脑壳真的很痛。

此时,距离誓约的仪式开始,还有七天。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