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狗一样跪着爬到我胯下,小舅舅不要了太大了

2020-08-06 22:49:49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909

醒来的时候好歹知道自己是睡过了,精神好了不少。久违的医院消毒水味仍然是这么难闻,左手还打着点滴,床边并没有周紫茄的身影。

姑且用窗外高悬的太阳知道现在是正午,于是空空如也的胃部先难受起来。

这时,一名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来到了病房。

像狗一样跪着爬到我胯下“醒了吗,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非常想吃东西,其他没什么了。”

“哈哈,你还是老样子的恢复快,我先去给你的女朋友打电话,让她给你煲点粥过来。”

小舅舅不要了太大了“不……我想你说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的女朋友。”

回了一个眼神表示我懂的,医生就回去了。然而他什么都没懂。

一个小时后,不光周紫茄过来了,我表哥也过来了。然而并没有带吃的。

“喂,你看不到我辛辛苦苦煲的粥吗。”

周紫茄愤愤不平地将碗放到我的面前,而里面是热气腾腾的……

“岩浆……”

“是番茄粥!大概,嗯。”

“大概是什么啊……大概……”

更让人不安了,而且这异样的发光现象到底是怎么做的,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最后还是叫医院给我做了食物。话说那个中年医生看着“岩浆粥”又给了我一个悲痛的“我懂的”视线。

所以说你到底乱懂了什么啊。

因为身体状况不算太差,我在第二天就直接出院了。

在出院前这段时间里,我从表哥那里了解到了事件的详细后续。

在教授被劫走后,警方虽然马上展开了搜查网,却仍在第二天接到报案。

调查仍没有成果,木栈道的摄像头居然没有拍到任何人在那晚运输重物到木栈道上。岸边的足迹调查也是零成果,只是确认了没有人携带重物从岸边进入湖面。

也就是得出了犯人当晚至凌晨没有运尸棺上木桥,可是教授确实是当晚失踪,第二天尸棺被人发现。

而且后来又有了更让人困惑的新进展。桥上船只租借店的内部摄像头拍摄到船只放置区的可疑景象,也就是犯人放置尸棺的过程。可惜的是摄像头的分辨率不高,湖面当晚还起雾,拍摄的图像基本跟剪影一样,不过也确认了作案人员为一人。

于是最终得出了一个荒唐的结论:犯人当晚走上木桥将尸棺放到了船上,却没有通过木栈道。

教授绝对是当天死亡的,这是警方心中不容辩驳的事实,也就是说正确的结论也绝对是尸棺在当天运上木桥。即使这完全无法解释为何会找不到运输痕迹,而且从岸到桥长达四五米的距离,犯人究竟是怎么带着几百斤尸棺跨越的?简直像瞬间移动一样的不可思议。

“总之就是案件不光没有进展,还多了更多的疑点。”

回忆了一下。第一名偶数被害人高四学生是警方疏忽也许可以忽略,但是第二名偶数被害人却是跟这次一样,有前因(收到杀人预告),有结果(保护的人消失),却没有找到丝毫的过程。怎么从房间消失的?这仍然没得到解决。

“这些凭空消失的过程究竟在哪里……”

果然,我还是无法想通。

“感觉像魔术一样啊。”开着车的周紫茄突然向我搭话。

“嗯,啊,这么一说确实像啊,瞬间转移魔术什么的。”

话说我好像还没听她的调查结果,只是在案件结束的现在,还有听的必要吗?

“对了,我还没有跟你说调查结果吧。你可别跟我说案件结束就不想听了。”

看来必须得听了。

“好吧,请说。”

周紫茄的调查,关于照片里的男孩。

“那个男孩以前是童心孤儿院的,4年前破案后就被赵宇云领养。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个男孩现在在哪?”

“失踪了,跟赵宇云一样,不过都没有立案这点有点奇怪,好像被一些人压下来了。这些都是来自你表哥的调查。”

“失踪吗……”

然后是关于园丁。

“你为什么会想调查园丁?”

“赵宇云别墅外围的植物没有被荒废,说明园丁的工作还在继续,那么园丁有可能知道一些围绕别墅发生的事。也算是碰运气吧。”

“果然还是这样咧。”

“要你管,反正都被称为巧运侦探了,不如想办法好运到底,省事又省力。”

虽然就目前看来,我的运气一直不算好。

“园丁那里确实收获了一些值得在意的地方。”

“比如?”

“奇怪的大件物品,从最早八年前开始负责的园丁得知赵宇云家经常会运来一些大型纸盒,有些像是活物。运输的人里有个很宽的国字脸让他记忆深刻。”

“装有活物的大型纸箱……是会让人有些在意。”

“其次是小偷,大概在两年前,有一个园丁看见不认识的人从赵宇云家中运出了一个大型纸箱,当时的时间是深夜。那个园丁因为担心惹上麻烦就没有管,现在还记得那个人是个很宽的国字脸。不过我觉得园丁当时也想偷点东西吧,我理解的~”

“不要在奇怪的角度理解人啊。”

小偷也是很宽的国字脸吗……话说既然园丁不愿意惹麻烦,那她是怎么让他开口的?

“没什么,稍微用了一些女人的手段和格斗技巧。”

“……”轻描淡写地行使暴力行为,光这就足够让她进局子了吧。

“大概就是这些了。”

情报也不是很多,但也让我多了一些猜测。

接下来的情报就得去问我的委托人李国玄了,而作为被逮捕归案的尸棺凶手,他现在就在警局。出院之前,我就已经让表哥去安排会面,并取得案件资料了。

“对了,我还查到一个关于赵宇云的小道消息。”

“小道消息吗?”

“也许也不算小。”

“到底是什么?”

“600元。”

“哈?”

“特殊渠道的消息,这价格已经给你打折了。”

“好吧,我付。”

“意外的爽快?”

“但是你先给我付2000元的住宿费了来,作为包吃喝的公寓,这价格已经够良心了吧。”

“哇啊,黑心商,男人的气量果然不是处男能拥有的吗。”

“这两者毫无关系。”

最后还是从周紫茄口中得到了那个小道消息——赵宇云是童心孤儿院的幕后老板。

“不过仍然只是谣传一样的东西,会有用吗?嗯,尹立?”

无视周紫茄的询问,我陷入思考。

“妻子被人谋杀,情夫,童心孤儿院老板,两年前的偷盗……”

李国玄所隐瞒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也许,我现在有办法让他开口了。

……

轻车熟路地走到警局的拘留室,不知道为什么对此觉得有点心累,总感觉这些年做了不少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尹立,会面时间虽然没什么限制,但还是希望你能尽量节约时间。”

“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记录我和他的对话。”

“这个……嗯,好吧,我想想办法,你稍微等等。”

表哥离开后,我和周紫茄并没有等多久就同意让我们进入拘留室。

“不,你进来干什么。”看着想跟着进来的周紫茄,我发出疑问。

“干嘛,用完了就想把我一脚踢开吗?”

“人少点比较方便询问吧。”

“我也有自己的问题。”

说完周紫茄就走了进去。不过问题吗……算了,跟现在没有关系。

李国玄已经端坐好等待着我,仍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国字脸。现在这里除了我和周紫茄,还有我身为警察的表哥。

“就算不记录对话,也需要警察在这里。”看见我们进来,表哥向我解释道。

“没事,而且我正好需要你在场。”

“嗯,那么开始吧。”

说完表哥站到了一边,周紫茄也一言不发地抱胸后退。

我坐上了李国玄对面的椅子,盯着他的眼睛,用自信的眼神伪装出我已经掌握全局。

那么,开始欺诈吧。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