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我不敢了别打我屁股,all叶修吃糖全队宠着肉

2020-08-06 22:30:17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197

在十凌的心中,她正与一个红色的雾气交谈着。原本严肃的气氛,被一个特殊的“存在”给打破。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朽还是朋友

王爷我不敢了别打我屁股你选哪一个?

....

在已经满目疮痍的舞台上,『红色』与蓝色在不断地交锋着。战势的天平似乎正缓缓偏向『红色』的一边。

all叶修吃糖全队宠着肉『红色』:羽月十凌。现在正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杀戮使』压制四系乃、『冰结傀儡』四系奈。无法掌握这力量,她正在“清醒”与“癫狂”之间徘徊,但后者占了上风。让她沉浸在战斗中,感受那“喜悦”。

蓝色:四系乃、四系奈。现在正尽力使用自己的能力周旋起羽月十凌。没法扭转自己的劣势,她正在保护诱宵美九与防御之间徘徊,但前者在她眼里显得更为重要。

剑气与冰墙的炸裂声,已经在这会场里回响数次。

也许,羽月十凌将会让这个故事早早落下帷幕、历史重演照旧?....四系乃或许会让这个痴人说梦的结局有所不同?

究竟是十凌的『决心』难敌四系乃与四系奈的寒霜凛冽,还是『决心』燃起的火焰湮灭一切呢?

....

不光如此,同样有一场战斗,此时正在会场外发生着。

白色的机械装甲女,紫色的奇异服装女,还有一位平凡的少女(♂ )。

面对强大的对手,弱小的少女——五河士织(道)

怎样才能脱出呢?

而此时,沉浸在黑暗中成算筹谋的梦魇,向她(♂ )伸出了手....

——导序结束——

..

...

....

又是那团混沌,一名蓝发少女——羽月十凌,正昏迷黑暗其中,似乎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惭愧。她的眉头一直紧皱着。

[这家伙....坚强时软弱,现在还是这么软弱...不愿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吗?呵呵呵....]

【咯噔!】一声清脆的响指响起。一股白色的气息随之从黑影之中飘出,缓缓地被十凌的灵魂吸收。

不一会儿,随着空虚的灵魂被普通魂质逐渐填满。十凌再次苏醒了过来。

“咕呜呜....呜啊!”

醒来时特意如群魔乱舞般挥起双臂、踢踏起双腿,确认好自己身体无碍后,十凌松了一口气。

随后自然地搔了搔脑袋,十凌重新审视起这个地面...好像不是地面,又好像是。

这是个如同石油般黑漆漆的、犹如史莱姆般粘滑、和凝胶极为相似的物质组成的“地面”。黏黏糊糊的,让十凌感到十分反胃。,

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十凌晃了晃脑袋,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地方.......对了!”

惊坐起,十凌立刻跑向先前在她面前的屏幕。上面有“自己”与八舞她们战斗的影像。而如果十凌没想错的话。

“在这里!...好了,让我康康.....”

果不其然,上面还在投影着“自己”战斗的影像。只不过对象变了,换成四系乃与四系奈战斗。

“这...是怎么回事?”

双手疑惑地抓住荧幕,十凌满脸都是问号。

这个影像中很是奇怪。因为自己明明就在这里,可这个与四系乃战斗的...“羽月十凌”。她究竟是谁?

“喂,系统。你知道这个是怎么——”

顿了一顿,十凌抹了抹稍稍发红的眼角,向深邃的黑暗喊道。

“喂!!有人吗?!!”

[当然有人!!我就在你旁边!!]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宛如一根银针刺中十凌的耳膜一般。让她不由得拼命捂住双耳。

——播放的叫声也许有点太过激烈。台下紧急把十凌送去了医院。于是在一阵疗养后——

稍微顿了顿,十凌对着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红色』问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告诉我!”

也没有墨迹,那团红色很快就解答了。

[不是很依赖吗?『决心』什么的。因为由你产生的『LOVE』,不会就此消失。在这之后它会像病毒一样侵蚀你,直到你完全屈服于杀戮,随后取代你。]

听完这一切,惊讶的表情已经没法比喻十凌脸上的神色了。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不过,我们的『管理者』——]//“——!?”//[看中了你的能力、你的资质。所以为此,你就被ta选为了执行者。]

“所以麻烦给我解释一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咳嗽*[那么,就让我解释一下。我们『管理者』的职务吧。『管理者』,如你耳闻。就是一个类似于管理他人的存在,但还是有所不同。我们『管理者』——]//“废话少说,说正事!”

*尴尬的咳嗽*[那么,我隶属于一个管理组织。由于经费问题,现在在线职员只有我一个。所以我就在这了,其实也就是挖墙脚罢了。执行者什么的,也只是个职位名称。]

一团气息在雾气的顶上晃了晃,好像是在模仿挠头的动作。

“所以,你们这个执行者是干什么的?”

[呵呵呵,执行者...不就是要你干什么事情就干什么吗?]

“纳尼——!?”

[所以才用『决心』来腐蚀你的意志啊。要不然怎么得到这个完美的躯体呢?]

没想到这一茬,十凌咽了咽口水。『管理者』居然是个如此“邪恶”的存在,真是不得了。

已经在思考把对方撂倒的十凌想了想。自己现在的灵力几乎没有,论体术也许还可以,但如果ta会什么法术的话,一切都白搭。

而就像是为了打破僵局,一股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从上空响起。

十凌与ta抬头向上看去,发现是一张脸从一个圆环中探出头了并在朝ta们喊着。

“喂!你们就别聊了。我不想再写什么心境里的交谈了,随便干几下就完事吧。”

随后缩了回去,并把这圆环合上。留下一脸懵逼的十凌。

“这是什么法术?传送吗?这人难道就是管理者?”

[哦不不,这家伙就只是个写网络轻小说的,而且还不知道ta写的什么玩意,到了月底都没人给ta月票。别在意别在意。]

十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捂脸*[好了好了,我也就不做作、开玩笑了。只是个游戏而已,打架的。那个*逼管理者也不知道发什么**,硬要我和你打一场,ta却在旁边看着。又怕你不同意,所以就给你安了个『决心』病毒。哎呀,我也是被迫的。]

“所以,你有什么把柄被ta抓在手里。”

[唉...也不知道ta从哪搞来的,居然把我电脑里珍藏的小视频...你什么也没听到。]

好像知道了些不得了的事。

“.....活该。”

——脱离变得沙雕的心境,让我们回到正经的现实——

将原本指着美九的血刀,指向四系乃。十凌再次颤动了一下大脑。

“喂!不想死,就不要挡路!”

接着往『杀戮使』里灌入精神力并向前迅速挥舞。立刻便有剑气在划过的轨迹上生出,朝四系乃攻去。

【轰!轰!啪嗒!】鲜红的剑气践踏着寒冷的冰墙,就像是不要钱似的,源源不断地朝一只巨大兔偶『冰结傀儡』攻来。

“稍微...有些麻烦呢~十凌酱。”

“十凌小姐...好强....但是不能放弃。”

仅仅只是打了几分钟,四系乃脸上就稍稍留了些虚汗,还感到有些疲软。而身下的四系奈也有些疲倦,但还能撑。

“喂喂喂!怎么回事啊?你们,这么不经打的吗?”

*捏拳*【呼呼呼】伴随着能源积聚的声响,十凌身上如同鲜血般红润的光耀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刺眼。但从她话里,透露出一丝不屑。毕竟号为『隐居者』的四系乃与四系奈实力并不是很强(吧?),好像没法提起她的战斗欲望。

『呼!』“呜——!”

“四系乃酱!”

只一刻,青色绳索就从十凌手心射出,将原本正在巨大兔偶『冰结傀儡』背上的四系乃缚住并蛮横地拉了过来。以扯住绳索、四系乃悬空的姿势将其吊在身旁(非致命)。

“呜嗯~呜呜~”

可能是绳索勒得过紧,也有可能是有些瘙痒感,十凌这番捆缚惹得四系乃阵阵喘息。

当然,这番举动十凌都看在眼里。可能是先前作为一个(♂ 嗯!)的自然反应,又或许只是因为四系乃很卡哇伊~。总之让十凌看的火大(指某种意义上的)。

“喂!”//“诶——?!”

十凌盯住了四系乃的眼睛并突然把她举得老高。因为面对面的距离实在过短,双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而且十凌又把四系乃的位置吊高,在精神与肉体给予了她一股不知名的感觉。总之四系乃脸很红。

而十凌盯着四系乃的脸盯了良久,还不说话。并且每当四系乃因为紧张避开视线十凌就会跟上去。总之十凌就是一直盯着四系乃不说话。

“十凌!快点把四系乃酱放下!”//“很烦诶!老子正在做正经事,还没决定好要不要杀你们呢!不要急着送人头!”

『呼!』十凌大手一挥,一颗纯白的束弹就凝聚在空中,并朝『冰结傀儡』四系奈射去。

“库呼呼~它看起来超可呜呜——!”

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小束弹,在命中大意的四系奈后。迅速地吸取了维持她『天使』的灵力,随后四系奈由此重新变成了手偶。

“四系奈...”

“呜呜呜~十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呢~但是还请放过四系乃呢~”

尽管已经变回手偶,四系奈依然在为保护四系乃做出努力。这让铁石心肠的十凌发出了一问。

“四...系奈...呜呜嗯——”//“为什么....你们都想要保护呢?喂!你这....”本想再次吼出声来,可十凌看着手中那个快要哭出来、满眼即将泪汪汪的女孩,心...软了。“喂喂喂,不要哭啊。我不擅长哄人,你哭了我可没法哄你啊。”

手忙脚乱的,原本凶狠的神情变得些许柔和,十凌比起刚刚的那个状态,仿佛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这让美九有了些话语权,于是美九再次露出了天真可人的笑容。

“那么十凌酱~如果可以的话——”//“给我闭嘴!你这只**!自私自利的家伙!”

依然还是火爆的性格啊,美九的脸上一下露出了不快的神情。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十凌却被自己喜爱的其他精灵抢走了,这应该算什么呢?

但现在,危机总算是解除了。

结果是平局。

——士道和十香的片段就劳烦各位去再补补原著吧,这边如果搬出来会显得我很废话——

To be continue

....

...

..

PD:唉...

十凌:哦?导演你怎么了?

PD:哦,是十凌啊。是这样的,最近公司的经费有限,看来暑假卷的拍摄要等到明年了。而且大家的工资也没有着落啊。*喝水*。穷的只能喝水,就连标配咖啡都喝不起了,这还拍什么。

十凌若有所思,突然一个灯泡出现。

十凌:要不然和书友们**交易吧,听说好像好几万一晚上。

PD:你都在想些什么啊?正经一些啊。

十凌:要不众筹提前把剧场版拍了吧。

PD:你怕不是在想桃子。大家都没钱了,这本剧又没人打赏、给月票,何谈众筹?

PD气愤地走出房间,并大喊:我还是去财政部给大家申请预支工资吧,要不然就得吃了上顿、没了下顿。

士道走进房间。

十凌:哦,是士道啊。

士道:你好啊,十凌。问一下,你有看见琴里和十香吗?

十凌:没有啊,怎么了?

士道:唉,最近口袋里没有足够的钱买菜。所以刚刚就跟大家商量以后不买汉堡肉以节省餐费的事。可琴里和十香当场就不乐意了,一下夺门而出,人影都不留下。

十凌:唉,我也是啊。就算有着咖啡店的兼职,钱也还是不够啊。导演刚刚也去财政部给大家预支薪水了,不过可能也没剩下多少吧,撑几天吧。*握拳*。加油,士道。

士道:*大拇指竖起*。嗯!加油。

随后士道出门离开。艾伦走了进来。

十凌:哟!艾伦,怎么来这里光顾了啊?平常不是有你出场的戏份,PD才把你叫过来的吗?

艾伦:七色之灵,别提了。我又不是剧中那个高高在上的秘书,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大龄剩女而已。我这次来是想和导演谈谈工资的问题,已经差不多快一个月没有发薪水了,但人总是要恰饭的嘛,不像你们这些被国家保护起来的精灵,根本不用吃东西就能生存。《精灵保护法》宣布以后,AST自卫队的任务就转变为了保卫国家的光荣职责。呵呵,还记得之前,我们还真的打起来过呢。

十凌:呵呵,是啊。那时候打得还真是激烈啊。不过也都是些过去的事情了,大家现在也都在努力工作呢。对了,你找导演的话,ta现在已经去财政部预支大家的薪水了。你也可以先回去了。

艾伦:那好,改天有我戏份了call我哦,七色之灵。

十凌:你这家伙,别叫我代号呀!

十凌和艾伦打闹出了房间。

————

剧组即将破产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滑稽外带拼命暗示)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