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内射的少妇16P,我妈妈重男轻女我特别恨她

2020-07-30 18:31:59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3389

我孤独地躺在床上,任由洁白的月光打在我身上,我盯着月亮想着今晚见到的那个女人,她的美也是这个世界唯一给我的温暖。如今的我只有一副弱小的身躯,没有一丁点儿财富,幼年的身体让我鼓不起勇气去追求那个女人,刚得到的念想与希望便被现实抨击地支离破碎。

“可恶的刚埵,可恶的赏金猎人。”

在酒馆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又碰上了刚埵,虽然见面时的场面让我感到羞愧,仿佛中二时期的发言被所有人知道般。我想象中的冲突、答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刚埵尴尬的面对面时,老板的及时赶到化解了这一刻。老板给刚埵留下一间酒馆二楼的房间,带着刚埵就过去了,只是让我早点休息,明天的可以休息不用来厨房干活。刚埵只留下一句明天太阳升起时在酒馆门前等他,便与老板一同离开。我想要的答案,为什么将我留下又无视契约,这样的问题都没能问出口。

被内射的少妇16P拿出黑色的身份卡:

姓名:肖恩·费烈二世

年龄:八岁

我妈妈重男轻女我特别恨她性别:男

力量:5 (弱鸡,你能搬得动一块石头?)

敏捷:4 (哈,你在逗我呢,你竟然比哥布林还慢!)

智力:6 (先把远古之书读一遍吧,你不会是个文盲吧!)

金钱:4银币33铜币 (钱不多,平穷线挣扎。)

经验:12/100 (好运气的家伙,再接再厉。)

等级:0 (临时工,不享受各种保障。)

一个狗头人的经验才12点,我还必须干掉九只才能到达一级,如果顺利达到,得到的能力不够强劲或者只是个辅助能力,那我变强的计划就会告破,只能离开战场另寻方法了。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样的危险,也不知道之前得知降生的阿尔萨斯王子是否是我熟知的那个阿尔萨斯,除了寻找能够自保的能力。

在酒馆工作了一个月时间里,从来来往往的酒客们口中我得知了很多事情。整个战场是被一条河流分割成两块,我们所在的方位是位于树木林立草地满地的一边。而另一边却是阴气森森,被腐蚀的土地,没有人能通过河流到达那一边,有人尝试过,却在河流中间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住,无论是用刀剑还是魔法,所有的攻击都像是河水流入大海——掀不起一点波澜。

所在的地区,到处都是树木,很少能看见有人通过的道路,树林里藏有很多无害的动物——兔子、松鼠、蜥蜴和蛇等等。蛇也算是森林危险性最小的生物了,其余的都是拥有智慧的非人生物,常见的有狗头人、森林巨魔等,这也是想我这样底端人员经验的主要来源。根据战场的判定性质,击杀这类生物时,必须是亲手结果它们的生命,否则不会获得任何经验。有时还有掉落金币等物品,更多的是从杀死的生物身上获取材料和稀有物质。比如狗头人的牙齿、巨魔的血液和爪子,这些材料都可以在营地商人那获得一些金钱的奖励。更加鼓舞地是从野区生物身上获得道具,之前大狗头人的铜色杯子,便是一种良好的施法材料,商人们会高价回收这些物品交给铁匠制成各式各样的武器再出售给冒险者。哈,你问为什么不拿着道具自己用,因为没法用啊,除了给铁匠回炉重造外,这些掉落的道具还没人能够直接拿来用的。

除了狗头人、森林巨魔这样相对弱小的怪物,更加强大的领导狼群的巨狼头领、带着净化与消魔的中等萨特一家、食人魔的远房亲戚——食人魔萨满和身上爬满泥藻的石头人。这些怪物都或多或少的有特殊的能力,遇上它们的时候,都需要十分的注意,没有适当的防御手段或不够皮糙肉厚的话,尽快跑吧,跑得快也是一种能力。

最危险的也是最为稀少的是头领级和远古级别的怪物了。比如枭兽、萨满祭司和暴怒熊这样头领级别的怪物,它们甚至能统治萨特、巨魔的族群,将它们变成手下支配者。唯一得到的远古级怪物便是黑龙了,屹立于整片战场生物链的顶端,多以头领级怪物为食,至今还未听说过有人能够讨伐它们。

一个晚上的胡思乱想,我失眠了。我顶着黑眼圈、打着哈欠来到酒馆门口。刚埵已经在那了,这次没有隐去身形,瞅了我一眼,“你迟到了,浪费赏金猎人的时间是件很失礼的事情。”

“抱歉···我干嘛要跟你道歉,你欠我一个解释。”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条件发射的向他道歉,一晚上没睡,果然精神不太好。

“解释,我明白了,我自认为没有能力带着你们两个一起在野区拿到经验,所有我先完成食人魔的那一单。”刚·意外好说话·埵。

“哈,那就提前说清楚啊,把我不明不白的给卖了,这是个什么道理,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慌吗,你是弱鸡嘛,没能力提前说出来啊!”我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不依不饶的嘲讽刚埵。

“啧~好吧,赏金猎人从不撕毁条约的,你知道的,八折,最多八折,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看着纠结的刚埵,令他从订好的金额中做出优惠的决定,感觉像是痛失一次美好花前月下的机会。我没有要求更多,八折也是足足2金币50银币,对于月薪才十个铜币的我来说,是一份不小的巨款。我接受了他的回复,我不想在机会面前畏畏缩缩,即使是个陷阱我也会去尝试,莽就完事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那你的队友食人魔呢,他也会一起去?”

“不,这次只有你一个,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份契约。”

我再次离开营地前往野区,这一次我会得到足够的经验再返回接受能力。装备着一把中等长度的剑,腰间别着一把匕首,这是刚埵给我准备的武器,也算是给我的赔礼。这次行动,刚埵会寻找合适的猎物,等到他将猎物磨到半死的程度我再出手击杀,这是他能想到最快的方式。以他模糊不定的能力,这也是最优的解决方案。

在野区呆了足足有半个月时间,给我出手的机会却不多。我们主要的目标是森林巨魔和狗头人,其他的怪物就算只剩丝血也不是我能击杀的。这么长的时间里,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赶路与寻找合适猎物上面,偶尔发现合适的猎物同样的也会碰见其他的队伍,发生口角、冲突都是常见的,我甚至有两次是和别的队伍的打斗中杀死了一只巨魔,随后被刚埵救出包围圈,那一次我受伤躺了足足五天时间。饿了吃野果,渴了喝露水,脏了只能忍着,远远超过刚埵预期的时间,使得我们的补给早已消耗干净,所幸的是我们成功了。在我杀死第九只巨魔的时候,身份卡传来一阵响动,有经验的刚埵知道这是经验达标了,卡片传来的反馈。

姓名:肖恩·费烈二世

年龄:八岁

性别:男

力量:5 (弱鸡)

敏捷:4 (你在逗我呢,你竟然比哥布林还慢!)

智力:6 (先把远古之书读一遍吧,你不会是个文盲吧!)

金钱:1金币4银币99铜币 (抚摸金币的感觉不错吧!)

经验:109/100 (好运气的家伙,再接再厉。)

等级:0 (请尽快在世界树处晋级,恭喜你!)

刚埵带着如难民营出来的我回到了营地,回到酒馆,我换下了身上破碎的衣服,好好地洗去身上的尘埃。酒馆的人对此表情不一:布劳妮对此给了我诚挚的祝福;酒馆管事轻哼一声狗屎运小子;亚当对此多了一份担忧;酒馆老板很冷漠地听到我这份消息;而小伊万表现地欢呼雀跃,并和我约好,要组成二人组成为战场的王者组合,听到这个消息的老板却急得拧住小伊万的耳朵。

前往世界树的路上,我心中默念想要得到的能力:法师系的龙破斩,新人首选的不二能力,超高的破坏力和攻击范围;巫师系的变羊,最受队伍喜爱的技能之一,强大的控制能力,不过唯一不稳定因素是,有的时候会把目标变成猪;还有最受欢迎的逃跑能力——闪烁,像瞬移一般离开原位置大概600码的距离,逃生的神技;还有我最为期待的能力,来自刚埵赏金一族的暗影步,我眼馋这个能力很长时间了,有了这个能力我便能偷偷摸进布劳妮的房间,嘿嘿嘿~

到达世界树的底下,我看着晴朗的天空,阳关温暖着大地,偶尔飘来一朵洁白的云朵,周围吵吵闹闹的人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的新生也要从这一刻开始了,再也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我,肖恩·费烈二世,即将独立,撰写我的传奇。

我将身份卡插入世界树下的水晶里,手按了上去,属性面板的等级一栏发生改变,从0变为1,经验从109/100变为9/210,我的属性值也得到了提升。我的晋级成功了,很顺利,没有任何的阻拦。在面板下方,灰色的图案成了五彩斑斓的图标,多出了一枚能力栏,现在到了验证血统的时刻了。我吐了吐口水,擦干净双手,朝着能力栏点去,只见各式各样的图标在能力栏处闪现。错过了暗影步、闪过了变羊,龙破斩至始至终能没出现过,在我焦急地等待中,一枚黑色的图标停留下来——支配死灵,从未听说过的技能,我的面板也变成了;

姓名:肖恩·费烈二世

年龄:八岁

性别:男

力量:6 (+1.4)

敏捷:5 (+1.2)

智力:7 (+1.8)

金钱:1金币4银币99铜币

经验:9/210

等级:1

能力:支配死灵 (1级杀死一个生物,就将这个可怜的灵魂储存在体内,0/12。每个灵魂会为米提供2点额外的攻击力,不过当你受到致命伤时,将会有一半的灵魂将逃出你的身体)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