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胯贴合摩擦gl,和陌生人的一次性

2020-07-27 22:55:56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97

“呀!”雷茜一个没站稳,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爱丽丝赶紧跑了过去,蹲下身抱住了她。

抬胯贴合摩擦gl无数道裂缝开始在地面上蔓延,四周残存的树木开始一棵一棵地倒下。“敌袭吗?!”克雷尔抱紧了怀里的黑莓饼干。

和陌生人的一次性“看样子是的···大家快蹲下!!”

“爱丽丝”俯下了身。

克雷尔听话地蹲了下来,转动着脑袋环顾四周。

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在逼近。

“卡啦。”

“爱丽丝”脚下的地面传来了一声异响。

“闪开!!!”

克雷尔下意识地大声喊道。

“爱丽丝”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地就往一边跳去。

但反应还是慢了。

她脚下的泥土朝着两侧裂开,一根深褐色的石柱朝着天空刺去,将她推向了天空。

“这是,土属性的魔法。”

爱丽丝望着那道还在不断升起的石柱说道。

“土属性···也就是说,是那个十圣吗?”

“嗯。”

爱丽丝朝北边望了过去,

“格雷·巴赫尔。”

那里,一个壮汉轻松地跃过一棵倒在地上的大树,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在他的双手上,两个巨大的魔法阵在缓缓地旋转。

“啧···”

克雷尔砸了砸嘴巴,

“遇到个最难解决的吗?”

相比起其他的参加者,格雷·巴赫尔自己就拥有着不错的战斗力,若是再加上召唤出的从者,他无疑是六人之中最强大的一位。

“轰!!”

天空之中盛开了一朵红色的莲花,一条赤红色的线条顺着深褐色的岩石表面飞速地朝着地面划去,线条画过的的岩石全都碎成了粉末。

浑身缠绕着火焰的“爱丽丝”在粉尘之中落到了地面上,表情冷漠地看向了逐渐朝着这边逼近的格雷·巴赫尔。

“俺并不想伤害你们,但俺也很想获得这场游戏的胜利。”

和他那凶悍的外表不同,格雷说话的声音给人温柔憨厚的感觉。

“所以···对不起了。”

他站住了脚步,将双手按在了地上。

魔法阵贴在了地面之上,曲折的裂痕飞也似地朝着“爱丽丝”那边蔓去。

“卡啦。”

和刚才一样,两跟巨大的石柱从裂开的土壤之中刺出,不过这次是瞄准的“爱丽丝”的脑袋。

赤色的眼眸之中锐芒闪过。

裹着火焰的双手握紧成拳,毫不留情地朝着两根石柱打了过去。

爆响扩散,石块飞落,火焰翻涌,鲜血四溅。

“爱丽丝”依靠蛮力破解了格雷的攻击,代价是她的双手被鲜血所染红。

“厉害,不愧是勇者。”

格雷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并没有点评别人的余力。”

“爱丽丝”朝着他冲了过去。

她手上被奔跑中产生的风吹向后面的火焰逐渐定型,化成了一把细剑。

在距离格雷几米的地方,“爱丽丝”停下了身,鞋底摩擦地面,她的速度在瞬间降到几乎为零,借住着惯性,火焰细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对方刺去,撕裂空气的尖锐声音仿佛要震破耳膜。

大地再次开始震动,泥土构筑的墙壁一堵堵地从地面之中升起,挡在了那抹烈焰的前方。

剑尖与第一堵墙壁接触,剑尖没有任何抵抗地就融入了泥土之中。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爱丽丝”的攻击被化解了。

墙壁上剑尖融化的地方释放出了耀眼的橙色光芒,随后一股散发着巨大热量的细小火柱朝着后面的泥墙射去,几乎没有收到任何阻碍地击穿了一堵又一堵。

就在那火柱即将击中格雷前的一瞬间,一块散发着黑芒的宝石挡在了火柱的前方。

“什么?!”

那块宝石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将火柱全部吸收了进去。

“爱丽丝”警惕地朝着后方跳去,和格雷拉开了距离。

“你并不具备多重吟唱的能力,按理说你应该是挡不住这一招的才对。”

她盯着站在原地不动的格雷。

“刚才的魔法,是你的从者释放的吧?”

漆黑的宝石破碎开来,四散的粉尘在空气中消失。

“没错。”

格雷点了点头。

然后,又一个壮汉出现在了“爱丽丝”的背后。

平头,古铜色的皮肤,夹克···

绝对不会有错,这个人也是格雷·巴赫尔。

“两,两个大叔叔?!”

雷茜的眼睛瞪得像个铜铃。

“看样子,他是召唤出了自己。”

爱丽丝来回看了看两人。

“命运之门还能这么玩的啊?!”

卫宫要是召唤出了红A的话ubw会怎么展开啊?!开局秒吗?!

“俺觉得,凭现在的你是打不过两个俺的,所以俺劝你投降。”

两个格雷抬起了双手,淡褐色的魔力化作的线条开始在空气里勾勒起了魔法阵。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土腥味,本就一片狼藉的森林已经看不清原貌了。

“爱丽丝”用手扬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酒红色的战意在空中平展。

“不试试怎么知道啊?”

她露出了无畏的笑容,双手各凝聚出了一把火焰细剑。

克雷尔望着那道背影,不禁有些愣神。

这个女人,是能够这么帅的吗?

格雷点了下头,

“俺敬佩您。”

充满敬意的话语之后,是再次震动的大地。

“爱丽丝”身边的地面暗了下来,随后变暗的范围迅速地开始扩大。

天空之中,无数根尖锐的石柱朝着下方落去,溅起的大量灰尘和制造的巨大声响说明着这些石柱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爱丽丝”在石柱雨之中拼命地躲闪,翻滚,跳跃,左倾,右倾···

可即便她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闪避之上,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当最后一根石柱擦着她的鼻尖刺入她面前的地面上时,她全身已经被鲜血所浸湿。

克雷尔的嘴中忽然弥漫开了一阵血腥味,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咬破了嘴唇。

“爱丽丝”随意地抹去了额头上的鲜血,举起了手中的火焰细剑。

修复身体需要消耗构造身体的魔力,这样会使她的战斗力受损。

所以,在没有受到致命伤之前,身体维持原样就行了。

“魔斗技···”

火焰细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规则的圆形,

“焰蚀。”

一阵阵热烈的火浪朝着格雷扑了过去。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