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让我暂住正装帅叔家,他不顾她的哭喊强行占有

2020-07-14 22:08:1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639

人们都说,王变了。那天之后,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那个女孩总是伴在他的左右。他们一起用餐,狩猎,沐浴。除了入睡的时间之外,甚至连上战场的时候,王都会抱着她坐上自己的高头大马。那是专门为她留出来的特等席。

爸让我暂住正装帅叔家而少女总是安静地坐在她的位置,看着身旁的刀光血影,看着王斩杀着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王总是要带着她去危险的前线,也没有人敢问起这个话题。王率领的势力势如破竹,飓风一般扫荡着还在抵抗着的国家。

他不顾她的哭喊强行占有直到,她受伤了。

那是一场空前激烈的大战,王和敌人的联军杀得昏天黑地,平原数日内都弥漫着战争的硝烟。

一如既往的是,敌方在苟延残喘,而王的胜利已经不可逆转。

他就像降世的魔神,收割着一片片的生命。

在偌大的战场上,只有被王小心护在怀中的少女清楚地感受到他略略变得粗重的喘息。

又是一波死亡冲锋,对方还在负隅顽抗。

敌阵的后方,绝望的指挥官对余下的军队发下了最后的指令。

遥远的地平线上,敌人黑压压的箭矢带着仇恨射向整片战场,笼罩着所有还在战斗的士兵。

王轻皱眉头。

这是对方最后的挣扎。死亡的丧钟已经敲响,他们想用惨重的伤亡换来两败俱伤。

身旁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王手中的长剑织出一道剑网,箭矢只稍稍靠近便被撕得粉碎。

可是,再密的网也会有疏漏,长时间的战斗带来的酸麻让王的手停滞了短暂的一瞬。

而仅仅是这一瞬间,绽开的银白色铁幕破开了一条裂缝,一线铁光指向王的身体。

王沉下气。战争里受的伤是勋章,没有勋章的战士不配谈及荣光。

但胸前传来的一股小小的力量却将他拉回现实。

即使那种对比他的而言小若粟于沧海的力量,在此时也有着挪动他的身体毫厘之距的能力。

本该落在他身上的箭在王放大的瞳孔中深深插入了她的右肩。

就像被重锤狠狠砸到一般,王的眼前一片黑暗。

那场战争在比原先预计的早的多的时候结束了。

早已失去希望的敌人呆呆地看着占尽优势的王军如潮水般退去,只给他们留下了黯淡的生之喜悦。

所有的王兵都在顿足捶胸,惋惜着唾手可得的胜利消逝在他们眼前,那些付出的生命付诸东流。

所有人都在不满地议论着,说着王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自己的尊严。

但王只是用冷漠的目光看着那些责问着他的人,没有回答哪怕一句话。

历史从来不欢迎失败者,人们只看的到胜利者的光辉。

几个月后,少女康复了。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王仍和她形影不离地生活着。

只是,那把象征着征服和权力的长剑再也没有被他握在手中。

王的战争,结束了。

他解散了军队,褪去了戎装,整日带着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看起来无喜无悲的少女,过着骄奢的生活。

所有人都叹息着说,那个曾欲征服天下的男人已经死了,那个昔日威风的王已经不在了,现在有的只是一个被女人蒙蔽了双眼的空壳。

人们想要他们的王复活,想看着他再次骑上战马,挥舞那把令人胆寒的银色长剑。

没人知道是谁发起的,一场刺杀那位祸国少女的计划在王不知道的地方被越来越多的参与者策划成型。

他们知道,虽然王和少女平日不会离开对方半步,但在夜幕降临的之时,他们从来不会睡在一个房间。

那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在一个被迷雾遮盖的夜晚,一行黑衣人悄然接近着她的寝室。

他们的手法高超,沿途的侍卫在尖锐的匕首下没来得及发出一丝声音。

终于,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屋子,在月色下折射出妖异的光。

领头的人用最轻的力量点开窗户,无声地翻入室内。

房间内一片漆黑,所有的人悉数侵入,他们眯着眼睛适应着周遭。

这儿普通得反常,简单的家具,盖着帷幕的大床,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笨重的梳妆台。

出人意料的简易布局使他们的移动轻松了许多,只消几个步伐,便团团围住了那张显眼的大床。

帷帐内,平稳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领头的人微微点头,所有的人都亮出了匕首。一股危险的气息从他们身上释放了出来。

帐内的人似乎感到了什么,呼吸变得略微紊乱。

黑衣人们也不再等待,手中的匕首直直地切向帷幕,上等的丝绸瞬间碎裂成无数的小段。

床铺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给对方任何的反应时间,七八道寒光同时锁定了目标,不带一丝拖沓地刺了下去,誓要一击毙命。

噗噗噗。

那是锐器刺穿柔软物体的声音。刀刀都是致命伤。

本应完成了任务的暗杀者们却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毕竟只有他们知道,那些所有理应必杀的攻击全部落空了,他们甚至连对方的身体都没触碰到,匕首没入的地点只是被褥而已。

巨大的惊吓后,他们刚想撤退,却已然太迟。

黑夜中,一场无声的战斗瞬间开始,瞬间结束。

所有的袭击者都被打断了关节,封住了嘴,以扭曲的姿势匍匐在地上。

月色之下,王的眼睛冷的能冰封一切。

这又是一次属于他的胜利,而这次胜利的意义,并非仅仅是如此而已。

身下的俘虏还在痛苦地呜咽,几滴鲜血染红了地面。

出来吧,这里已经安全了。王对着面前的空气轻声说道。

在房间的角落里,一个很难被注意到的娇小身躯站了起来,从黑暗中露出了容颜。

倒在地下的猎物们同时瞪大了双眼,仿佛见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物。

他们想要张开嘴呼喊,却只能发出恐惧的低吼。

那张半掩在夜色中的脸庞和王冰寒的双眼,是这个世界上他们见到的最后风景。

第二天,王的皇宫前围了层层叠叠的人。

旁观者们哆嗦着,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事物。

那是几具很难再被称作为“人”的东西,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在整条街道,夹杂着同样刺鼻的呕吐的气味。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走上前触摸那些血肉。

而就在“他们”的后面,皇宫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典礼。

靓眼的丝带挂满了所有角落,幸福的歌曲响彻了每家每户。

王披上了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铠甲,少女则穿上了坠着金花的白纱。

那一天,他们举行了婚礼。

相关文章

一周热榜